十年前致6死命案嫌凶仍在逃长沙公安再重金悬赏通缉

十年前致6死命案嫌凶张承禹仍在逃,长沙公安再重金悬赏通缉

警方发布的悬赏通告。

此次长沙公安的悬赏力度依然不小:提供重要线索抓获嫌疑人的奖励20万元,直接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奖励30万元。

而此次长沙市公安局发布的悬赏通告也称,“对提供重要线索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公安机关奖励人民币20万元,直接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奖励人民币30万元。”️

一位湖南警方人士对媒体记者表示,张承禹一案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,但由于人一直没有抓到,这起当年震惊国内的大案已让很多民警不堪重负。“这已是我们的一块心病了。”

演话剧《雷雨》找到成就感

长沙市公安局2020年6月28日发布的悬赏通告披露,张承禹,曾用名张虎成,小名“媳妇”,男,土家族人,1970年7月23日出生,户籍地为张家界市桑植县沙塔坪乡大庄村,身高1.70米左右,长型脸,皮肤较黑,哈背,体型中等偏瘦,操湖南张家界口音,会讲不标准的普通话和长沙话。身份证号:430822197007238833。公安部已对他发布公缉[2009]47号A级通缉令。

2009年8月2日,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星城镇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件,致6人死亡、2人受伤。张承禹有重大作案嫌疑。随后,湖南、长沙两级公安机关先后发布了通缉在逃人员张承禹的通告。但张承禹像人间蒸发一样,一直杳无音讯。

警方在第一时间锁定了犯罪嫌疑人:39岁的张家界桑植人张承禹。随后警方向社会公开悬赏5万元征集破案线索。案发后的长沙城,一时风声鹤唳,举报线索不断,警方展开大面积围堵搜查。“案发几天后,长沙城内的流浪汉都统一了口令,变成了‘我不是张承禹’。”有市民回忆。

毕业后,丁禹兮还是选择了当一名演员,签了公司之后,他很快出演了第一部作为主要角色的电视剧《新笑傲江湖》,“我们在海边杀青,那时我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觉得自己终于完成了一件事。我明天就要告别他了,他陪伴了我好久,他即将回到他的世界,我回到我的世界,有一种抽离感。”这也是每一次丁禹兮跟角色告别时候的状态。

第一次感受到表演的快乐已是大一期末考试,丁禹兮排练《雷雨》,他演周冲。所有的服装、道具都到位,他难忘那条戏里的背带,“那可能是我走近人物的契机点。”那次表演,无论从自己的投入程度,还是老师对自己的认可,都让丁禹兮第一次体会到了表演的成就感。后来,丁禹兮又去学了导演专业。

“我从不回避当群演的经历。”聊到入行,丁禹兮很自然地从高中假期开始讲起。“我做过咖啡店服务员,服装店叠衣服、点库存的人,最后做了群众演员。”

2009年11月25日,湖南省公安厅再次通过媒体发布悬赏公告追捕张承禹,对提供重要线索或直接抓获犯罪嫌疑人的,公安机关奖励人民币30万元。

之后,丁禹兮想要学戏剧,起因是他中途做了一段时间“光替”。光替就是替演员配合灯光试灯,这种工作基本上都是在晚上。每天晚上,站在灯光的中心,周围一片黑暗,很安静,这让丁禹兮感觉自己身处一个被造出来的世界,大家都在里面创造真实,“我觉得好厉害。”丁禹兮觉得这就像《桃花源记》。

小丁讲述了他开始对木工突然好奇的经历,那是因为他之前租住的房子楼下,有一个做手工木艺的DIY小店。有一天路过,他觉得自己虽然不了解这个东西,但是也可以去尝试一下,通过这次尝试,让他觉得原本很难的事情,试了一下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。“是我给自己设了限制。未来我可能遇到其他事情也会这样,通过这件事,我对自我有了更深入的思考。”

当群演时期得到了鼓励

丁禹兮如今的生活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,唯一的区别就是休息的时间变少了。对于工作节奏的变化,他很开心,他给出了一个概念:那就是加快工作节奏能让他这段时间的性价比得到提升。“现在的工作状态,会让我人生小阶段的目标变得非常明确。”也正是因为这个概念,所以翻开小丁的微博,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,他有很多各式各样的“突发爱好”,比如陶艺和木工。这些都是他提升自己人生阶段性价比的一些选择。

无论如何,“存在即合理”是丁禹兮的信条之一,他相信这些正是他未来回看自己人生最大的经验。

《韫色过浓》和《传闻中的陈芊芊》让丁禹兮一下子成了很多人的“夏日男友”。有人说:小丁火了。可是小丁似乎并不这么觉得,“我其实没有这个概念,不知道‘火’的标准是什么。”

2017年5月25日,湖南省公安厅发布了《关于公开悬赏通缉在逃人员的通告》,对10名负案在逃的故意杀人在逃人员和10名地域性职业犯罪在逃人员进行公开悬赏通缉。张承禹再次名列“一号”人物。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

6月28日,一份长沙市公安局发布的悬赏通告,再次让一个不少长沙人熟悉的名字出现。

对于丁禹兮来说,做任何工种都没有本质上的区别。反而是考大学前,他第一次拍广告,“那可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笔片酬吧。”

2009年这起震惊全国的案件,发生在当时还未撤县并区的长沙望城县。据潇湘晨报报道,2009年6月初,张承禹与一名叫李萍的女子在望城新月小区租下了房东龙建华(化名)在一楼的房子,共同经营一家叫“康乐15元按摩店”的小店。仅仅过了两个月,也就是2009年8月2日凌晨,住在二楼的龙建华发觉一楼有异样后,迅速报警。警方赶到现场后,发现按摩店内竟发生了一起致6人死亡、2人受伤的惨案。

小丁记得第一次做群演是快要入冬的时候。角色是一个公司职员,他穿着表哥的墨绿色西服就去了。那天小丁坐了头班地铁去指定的地铁站集合,又走了很远的路才到片场。“那天拍了什么我记不太清了,当时更多是好奇和兴奋。”后来丁禹兮觉得做群演比其他工作更容易被面试中,于是从高一到高三,每逢假期,他都会去工作。

成名后只是加快了工作节奏

作为公安部A级通缉令嫌凶,张承禹长期是湖南悬赏通告的“一号”目标,也成为湖南警方的一块“心病”。

湖南省公安机关对此案高度重视。

伴随高人气而来的,是一些质疑和误解,这让丁禹兮意识到自己需要更加谨慎。“有时候因为我表述没有很清楚,会给别人带来困扰。”当问到他会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时,小丁露出了可爱的表情,“其实我有点后知后觉,但是后来发现这变成了一个挺好的自我保护。”

丁禹兮毫不回避地聊起高中打工去当群演的生活,但这并不是让他对表演开始感兴趣的机缘。第一次从表演本身获得快乐是大一的期末考试,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与角色奇妙的关系,是拍《新笑傲江湖》杀青的海边。

做群演过程中有件事让丁禹兮印象深刻。一次拍摄要求一个人从店里出来,然后和另一个人发生争执,小丁作为路人要从旁边走过去。“当时别人都是很正常的走过去,我就在想,如果是我遇到路上突然有争吵肯定会被吓一跳,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吓一跳的反应。”后来这条没过,再拍的时候小丁有点担心,刚才那条没过是否因为自己的那个反应。结果,执行导演反而过来让他保持第一条的状态,还夸他表现不错,这给了他莫大的鼓舞。

澎湃新闻梳理发现,对抓捕张承禹的悬赏金额虽从5万提高到了30万,但这些年来,其下落仍一直成谜。

刚入行的时候,丁禹兮曾年少轻狂地说自己五年后要拿一个“最佳男主角”,现在四五年过去了,我觉得重要的可能不是结果,而是那个无限去靠近的过程。

You may also like :